客户服务电话:020-62833333    8007166666
首页 > 目的地指南 > 游记攻略 > 罗马尼亚 > 在这里见识过罗马尼亚的革命之城蒂米什瓦拉

在这里见识过罗马尼亚的革命之城蒂米什瓦拉

发布日期:2018-01-10       来源:中航国旅旅游网
在这里见识过罗马尼亚的革命之城蒂米什瓦拉

       在这里见识过罗马尼亚的革命之城蒂米什瓦拉!

       罗马尼亚最西部的城市蒂米什瓦拉(Timisoara)跟我应该还是有缘分的。定旅行计划时本打算来这里,但最后因时间关系还是决定以布加勒斯特为中心,以中北部的中世纪小城为半径画了一个圈,把蒂米什瓦拉划在了圈外。但旅行的魅力就在于总会有意外发生,在行程结束的头天晚上我竟然收到了航空公司的噩耗,柏林机场工人罢工,我乘坐的航班给取消了!我想我是踩了狗屎运了。赶紧疯狂想办法回家,但未来一周机票都已售罄,无奈中我的视野便转移到了这个最西边的城市,一查票,正好有2天后飞柏林的航班,时间价格都合适,当机立断买了票,那就走迂回战术转战蒂米什瓦拉,还可以多玩一个地方。这样最终我还是来到了蒂米什瓦拉,一座被称为“革命”的城市。

       1989年罗马尼亚执政25年之久的齐奥塞斯库政权一夜之间轰然倒台,而这场风暴的导火线就发生在蒂米什瓦拉。一想到要去那里看看,我竟激动地不行。第二天早上外面下起了大雨,早餐时请前台小伙子帮我查去蒂米什瓦拉的火车,上午10点:45有趟车,八个半小时车程600多公里的,几乎横跨大半个罗马尼亚。想打车去北站,但下雨根本就没有出租,于是冒雨走了1.7公里到了火车站,换钱买票卖水卖食物,10:45分火车准时出发。路上一直下雨,但我心情特好,下雨天乘火车赶往下一个城市再好不过。下午有一段路程与多瑙河相伴而行,天也终于放晴,阳光下多瑙河水波光粼粼,美的令人心醉。

       晚上8点抵达了蒂米什瓦拉,到酒店1公里多,那就继续徒步走,万一又争个朋友圈冠军呢?Booking 上预定了一家公寓式酒店,位置9分,就在胜利广场边上,但找酒店大门却是花费一番功夫。酒店在一幢老建筑3层,外面根本就没有大牌子,只在大楼入口墙上有一组门铃,其中一个按键边上写有酒店名字。按了门铃走进老屋,中间是一部老掉牙的四处镂空的老电梯,走进去要自己关门按3层,电梯哐当哐当的挪到了三楼,出电梯左拐过走廊,再敲门,两个笑意盈盈的年轻人正在等我,女的叫Angela,男的叫Moment,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告诉我wifi密码,在地图上介绍哪儿好玩,哪儿有好吃的,还画出了餐馆位置和招牌菜名。最后给我钥匙说Byebye。我的房间很大很高,中间是个橘黄色的大床,房顶吊着个古老的电风扇,卫生间也大,这种老房子感觉很舒服。

       公寓有个阳光灿烂的阳台。那天晚上睡的正香,屋外的一阵喧哗把我吵醒了,听声音是几个年轻人刚刚回来,我一看表是午夜1点。外国年轻人晚上也没啥消遣,就是喜欢泡酒吧,出来旅行更是喜欢去酒吧,所以旅游地的酒吧生意都好的不行。年轻人说话声音很大,吵得我正要发作,隔壁的客人却先发飙了,让他们闭嘴!他们还就真的安静了下来,我转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出了门就是胜利广场。蒂米什瓦拉有三个值得一看的广场,最有名的就是胜利广场。站在广场向四周望,满眼都是风格一致的老建筑。从18世纪开始奥地利人占领了这块土地后对市中心进行了重建,把街道拉直让所有建筑连成一线,全部建筑都以巴洛克风格为标准。这一重建使蒂米什瓦拉焕然一新。到了19世纪,城市再次进行了大规模改造,在1904年还专门设立了城市总规划师的职位,拆除了废弃的城堡和军事设施,原址上建起了新街区。胜利广场,统一广场和自由广场上那些华丽壮观的宫殿、教堂、广场纪念碑等等都是这次改建的产物。

       胜利广场也叫歌剧院广场,“89革命”后又被称为革命广场。广场中心建筑是歌剧院,背对歌剧院,右边有7座19世纪建的巴洛克风格的宫殿,左边是二战后建的苏式老楼,厚实古朴,看着就结实。这一左一右曾经是一贫一富两个世界,当初两个区域的人分开出入,互不往来。如今两个世界变得不再明显。广场上到处都是自由自在的鸽子,孩子们追逐着鸽子,玩的不亦乐乎。歌剧院算不上华丽,两旁建筑也都不高。以前这里是块沼泽地,地基很软不能建高楼大厦。当初为了使地基坚固,底部打下了1600根金属桩子。

       胜利广场的另一端是顶着绿帽子的东正教教堂。1989年12月16日的“革命”就是在这里发起的,当时齐奥塞斯库政权把枪口对准了群众,许多人跑到教堂里躲避,没跑进来的人有很多不幸遇难,后来12月16日就成为了全国哀悼日。

       教堂内部华丽精致,拼图的大理石地面美轮美奂,各种方块格子的组合,绝对让你晕眩和虔诚。

       我在旁边发现了一个小门,门上贴有一个小字条,上面写着教堂博物馆在地下一层欢迎参观。我立时来了兴致,推门走下去,下面没人,门上贴个字条“请稍后”,我便又蹬蹬蹬的顺着楼梯一直上到了5层,看到了一个虚掩的房门,正要往里张望,一个好看的大眼睛修女走了出来,问我“您是参观博物馆吗?请跟我来“。于是接下来修女给我一个人认认真真的讲了40分钟的罗马尼亚宗教历史,看到了罗马尼亚的第一部《圣经》,好多的古书古画,我虽然没听懂多少,但是却觉得特有意思。

       出了大教堂我又转到了统一广场,在街边咖啡馆休息了一会,循着地图找到了革命博物馆,但已经关门了,那就明天再来。逛了大半天饿了,找到了Angela给我推荐的胜利广场上的餐厅。胜利广场是个狭长的广场,歌剧院附近全是咖啡馆和餐厅,找到了那家罗马尼亚传统菜餐厅,里面高大宽敞,有点像北京的老莫。过了午饭时间餐厅里人不多,我选了个靠墙的位子,视野很好,点了一壶白葡萄酒,先喝着再点菜吃。

       拿着服务生大妈递给我的菜单发呆,看不懂,突然想起了Angela给我写在地图上的菜名,递给大妈看,大妈看了点点头,不一会一份面包一份奶油蘑菇汤和一大盘主菜就端了上来。量很大,主食还是罗马尼亚传统的玉米饭,不过这次是给了两大坨,大妈肯定是知道我饿了。菜是什么内容我忘了,反正很合我的胃口,尤其是那份蘑菇汤,好喝的不得了。

       饭后走一走赛过活神仙!酒足饭饱坐在椅子上犯困,一看表已经4点多了,赶紧结账走人遛弯去。慢悠悠逛到城外,汽车多了起来,下班的人也多了,站在十字路口看人。又回到胜利广场看夜景,在商业区逛起了商店,竟然还买了一双鞋子,也是够了。嫌拿着鞋逛街麻烦,就先回到酒店放下。Moment在,问我今天玩得如何,闲聊了几句,我就又跑了出来。住在老城中心就是好,下楼就是景点,溜溜哒哒,逍遥自在。夜里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查邮件,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明天的飞机可以起飞了,Bingo!

       又是一天。蒂米什瓦拉于我是座福城,天天阳光灿烂,真好!在楼下咖啡馆点了现烤的面包和咖啡,计划着今天的安排。晚上8点飞机,这样我还有几乎一整天时间。吃好早饭先去了植物园,还不到春天百花盛开的季节,公园里略显冷清,但园林设计还是可圈可点。接着便去了昨天关门的革命博物馆。为什么非要去革命博物馆?因为在我印象中的罗马尼亚就是齐奥塞斯库时代的《沸腾的生活》,后来的巨变令世人瞩目,亲临现场了解一下当年的那场革命,应该是一种猎奇吧。

       罗马尼亚1989年执政25年之久的齐奥塞斯库政权一夜之间轰然倒台,这场风暴的始发端就在蒂米什瓦拉。只是这个革命博物馆实在是太寒酸了,破败的2层小楼,斑驳的墙壁和褪色的窗框,皲裂的水泥路面,处处都透出一种颓败。

       89年的12月15日蒂米什瓦拉政府试图把一位匈牙利族的新教牧师从教堂驱逐激起了民愤,由此爆发了反对齐奥塞斯库政权的抗议示威,遭到政府血腥镇压。随后讨齐烈火蔓延至全国。12月21日首都布加勒斯特掀起反对齐奥塞斯库的浪潮 , 22日齐奥塞斯库夫妇仓皇出逃,后被抓捕,于12月25日经秘密审讯后执行枪决。正值圣诞节,罗马尼亚突然大雪纷飞,那绝对是一个令罗马尼亚人难忘的圣诞节。因为蒂米什瓦拉是这场剧变的发源地,后来这座城市就多了一个名字“革命之城”。

       门口一个大爷看门兼卖票,10Lei,先把我带到了一层录像室,看了一段大概30分钟的89革命纪实录像,然后就可以随便参观了。里面全是一些文件和照片,说实话挺无趣的。好在二楼是个相对精彩的民俗展览,一些版画和雕塑还有点看头。出了革命博物馆发现门口居然立着一块德国赠送的柏林墙。也是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东西德统一,那一年还真是发生了不少震惊世界的大事。

       统一广场应该是蒂米什瓦拉最美的广场了。四周有塞尔维亚教堂,艺术博物馆大楼等精美老建筑,广场中央竖立着“鼠疫纪念碑“,18世纪年间一场鼠疫蔓延全城,死人无数。百姓求助无门,纷纷来到广场拜神,求神灵保佑灭灾除病。果然数日后鼠疫消退,为感谢神的恩泽,1860年修建了这座“鼠疫纪念碑”。人们坐在四周草坪上晒太阳,孩子们追逐着觅食的鸽子。我躺在了草坪上休息,闭上眼睛,想象着这些古老建筑穿越岁月,看世事变迁,看斗转星移。

       蒂米什瓦拉的老建筑散发着不同民族的文化气息,由于该城曾长期受哈布斯堡王朝统治,深受奥地利文化影响,除了建筑,就连当地人的容貌气质似乎都透露出奥匈风情,浸染着维也纳文化气息,因此又被称为“小维也纳”。

       晒太阳喂鸽子的老人。老城里有很多这种斑驳的老房子,总之蒂米什瓦拉就是给人一种岁月感,一种沧桑,似乎是在等待着涅槃重生。

       离开统一广场,穿过一条街就来到了自由广场。蒂米什瓦拉三个著名广场,胜利广场,统一广场,和这个自由广场构成了老城的精华。自由广场最自由,还有一条有轨老电车从广场穿过,四周的老房虽没有那两个广场名气大,但却也是平易近人了许多。

       在自由广场旧市政大楼前面也有一座纪念碑,一座巴洛克风格的杰作。纪念碑尖顶上站立着圣母玛利亚,下面一是仪表堂堂的牧师,另一个是被绳索捆绑着的男人。相传14世纪波西米亚国王怀疑自己的妻子与别人有染,下令担任布拉格副主教内波穆克牧师说出妻子忏悔时向他告解的内容。牧师坚守职业道德守口如瓶,宁死不说这些秘密。国王一气之下把他绑在石头上扔到伏尔塔瓦河里淹死。后来这位牧师被教会封为圣人。为了纪念牧师人们在1756年建起了这座纪念碑,歌颂为信仰和自由的献身精神。广场这头是一个打手机的现代男孩雕塑,很有特色。

       蒂米什瓦拉还是欧洲第一个使用电路灯的城市。配上背景的老房花墙,很有气质的感觉。

       自由广场上自由自在的人们

       这就是蝴蝶效应。柏林机场罢工害我航班取消,未来一周没票,我只好另辟蹊径,从布加勒斯特火车9小时来到罗马尼亚西部城市Timisoara,得到了一个意外之旅,于是在这个地中海气候沐浴的城市,感受了两天哈布斯堡王朝时期的建筑和生机勃勃的时光。

相关攻略

 

 

中航国旅官方网站 @ 版权所有 2004-至今   荣获《广州市诚信旅行社》称号,值得信赖的广州旅行社   网站备案:粤ICP05015386号
本站参考图片部分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本公司联系,我们将马上删除!   法律顾问:广东君厚律师事务所